所在位置: 首页 > 媒体关注 > 以协商民主求解基层治理“最大公约数”——鄂尔多斯政协积极探索参与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

以协商民主求解基层治理“最大公约数”——鄂尔多斯政协积极探索参与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

2021-10-19 16:23:06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人民群众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点。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大量决策和工作,主要发生在基层。要按照协商于民、协商为民的要求,大力发展基层协商民主,重点在基层群众中开展协商。”

市第五次党代会提出要“加强市域现代治理”“构建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如何在推动市域社会治理中找准政协定位,如何以群众根本利益为坐标起点推进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干出新时代政协新样子,是鄂尔多斯市政协一直探索实践的重大命题。

近年来,鄂尔多斯各级政协组织紧盯群众的“操心事”“揪心事”“烦心事”,充分发挥专门协商机构作用,以“四联四促”工作机制为基本框架,搭建协商平台,拓展协商渠道,丰富协商内容,延伸协商触角,先试点探索再总结推广,扎实推动政协协商民主向基层延伸,一簇簇政协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民主之花在鄂尔多斯高原娇艳绽放。

坚持党委领导 全方位谋划部署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有序发展的根本保证。鄂尔多斯市始终坚持把党的领导放在首位、贯穿于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的全过程和各方面,一体构建基层协商组织体系、运行体系和制度体系,确保协商议事工作方向明、路子正。

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政协工作会议召开后,市委及时召开政协工作座谈会,就贯彻落实工作进行专题安排部署,制定出台了关于贯彻落实中央及自治区党委新时代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实施意见主要任务分工方案,并启动了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试点工作。今年,市委又召开常委会会议,听取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工作推进情况,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印发了《关于推进政协协商民主向基层延伸、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效能的实施意见》,对建立政协工作基层联络机制、搭建协商议事平台、科学确定协商主体、明确协商议事内容、切实规范协商流程、推动协商成果转化和工作目标等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的规范和明确,为推动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描绘出了时间轴和路线图。

市、旗(区)第一时间成立工作领导小组,党委主要负责同志担任组长,政协主席任常务副组长,全力推动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工作与全市中心工作深度融合、同频共振。 2021年5月,全市政协协商民主向基层延伸工作现场会召开后,各旗区工作现场会也相继召开,在观摩中积累,在学习中进步,在总结中落实,越来越多的协商议事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老百姓身边,政协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鄂尔多斯模式由点到面全面铺开。

2021年9月初,市政协组织召开全市政协协商民主向基层延伸工作调度会,听取各旗区工作进展情况,分析存在问题,交流工作体会,对下一阶段工作进行再调度再推动再落实。同时,举办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工作专题业务培训会,市政协常委、委员和各苏木乡镇、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同志参加学习,以学代训、以学促干,不断提升基层干部工作水平。

截至目前,全市各苏木乡镇、街道社区党委(党工委)都已把基层协商民主摆上重要议事日程,纷纷行动,迅速启动,紧密结合各自实际,研究制定方案,出台规范性文件,推动试点先行,边探索、边完善、边总结,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工作正在全方位向纵深发展。

“必须坚持把党的领导作为根本保证,作为一条主线贯穿于全过程和各方面。”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高占胜多次主持召开党组会议,听取相关工作情况汇报,并反复强调,从政协工作基层联络机制的建立、议事成员的确定、协商平台的搭建到协商活动的组织开展和成果转化,都要在党委的领导下有序进行。

在这一基本原则下,全市各级政协组织逐步探索建立起了“党委领导、政协搭台、各方参与、服务群众”的工作机制。在具体工作中,政协制定的实施方案、规则制度等重要机制设计,都报请党委批准;基层协商议题的确定、协商计划的制定、协商建议的落实等,都向同级党组织汇报同意后实施,推动政协成为坚持和加强党对各项工作领导的重要阵地,更好地把政协制度优势转化为基层治理效能。

推动力量下沉 全覆盖搭建平台

开展协商议事活动,有地方议事是前提,有力量参与是根本。

2021年5月7日,达拉特旗林原村协商议事室热闹非凡,一场关于村民土地纠纷的协商议事会正在进行,这也是今年林原村宝善堂协商议事会组织的第三次协商议事活动。召集人吕来存和议事员郝来良、邬毛仓等7人与双方当事人围桌而坐,畅所欲言,让事实说话,以感情动人,想方设法在谈心中化解矛盾、在交流中形成共识。

在鄂尔多斯市,像林原村这样的协商议事平台截至目前已建成139个,组织各类协商议事活动500多场次,有效化解了一批纠纷矛盾,推动办成了一批民生实事,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的社会氛围愈加浓厚,真正实现了在协商中传播“好声音”、形成“金点子”、绘就“同心圆”。

鄂尔多斯总面积8.7万平方公里,人口居住较为分散,基层社会治理力量薄弱,多元主体协同治理困难。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政协工作会议召开后,鄂尔多斯市政协创新实施“联党员促党建、联委员促履职、联群众促和谐、联部门促民主”“四联四促”工作机制,以“协商议事室”“委员之家”“委员工作室”为平台载体,全力推动协商民主不断向基层延伸,着力打通政协联系基层群众、助力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2019年先期试点的康巴什区、达拉特旗、鄂托克旗,经过一年多试运行,尝到了甜头,积累了经验,为全市全面推开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工作奠定了扎实基础。

康巴什区根据市政协关于委员之家建设的实施意见,按照不建机构建机制的模式,采取两级政协联动共建的方式,与青春山街道珠江社区活动中心设施共用、服务共享,打造形成了集文化学习、履职交流、协商议事、教育培训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型履职新平台,通过“党组织+”模式,建立了网格、社区、街道协商民主“三级”议事会,制定了三级议事会工作方案制度,对一些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一些重大疑难事项、涉及公共利益和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进行民主协商,在沟通对话中达成共识,既解决问题,又增进感情,商量出和睦与凝聚力。

达拉特旗始终坚持“村(居)民自治、还权于民”,通过民事民提、民事民议、民事民办的方式,进一步夯实村(居)民自治基础,将涉及面广、利益主体多、政策难以全面兼顾的公共事务和村(居)民自治事务,组织各个层面开展广泛充分的协商,让每一位村(居)民成为公共事务的建设者和参与者,实现从“为民做主”到“由民作主”、从“做群众工作”到“由群众做工作”的转变。经过积极创新探索实践,形成林原村“一组两会”、东海星村“一约四会”、西园社区“1+3+N”、锦园社区“一室五会”等各具特色、各有亮点的基层协商新模式。截至目前,全旗各试点地区共开展协商议事活动290余次,解决绿化环境、污水处理、缴纳水电费、农村占地等问题240余件。

鄂托克旗在不断总结扩大试点成果,建立政协副主席分别包联和各委办对口指导相关苏木镇制度,全程跟踪指导,及时总结经验,确保工作不跑偏、不走样。各苏木镇成立由苏木镇党委副书记兼任主任的苏木镇政协工作联络委员会,作为旗政协工作向基层延伸的抓手,在同级党委领导和旗政协指导下,负责住地政协委员的日常联系和协商议事活动的组织领导工作,有效弥补政协基层工作体制上的不足。目前,全旗6个苏木镇全部搭建协商议事平台,75个嘎查村有43个搭建平台,覆盖率达到57%,22个社区有21个搭建平台,覆盖率达到95%,旗政协委员力量下沉147人,开展协商议事会议138次,协商解决党政关心、群众关切的问题130余件。

试点经验日趋成熟,协商平台正在实现全覆盖。全市按照“不建机构建机制”的原则和“有活动阵地、有标牌标识、有工作场所、有规章制度、有操作模式、有效果评价”的“六有”标准,在不增加基层负担的前提下,依托基层现有的党群协商议事服务中心及会议室、办公室等场所,增加“委员之家”(委员工作室)功能设置,成立协商议事会,建立协商议事室,作为政协委员密切联系群众和开展协商议事的基本场所,同时鼓励各政协工作基层联络机构在村组、社区、田间地头及生产一线等现场,开展更加灵活务实的协商议事活动。依托各类基层协商议事平台,积极探索开展“政协机关开放日”“委员值班日”“委员活动日”等形式多样的活动,邀请基层群众、市民代表和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参与,逐步探索建立“政协走进群众、群众走进政协”工作新机制。

下一步,市政协将探索把委员按照“住所就近、方便参与、发挥优势、广泛协商”的原则,编入苏木、乡镇和街道、社区等基层协商议事会,市政协专委会主动加强对接支持,增强基层一线协商能力,推动实现政协领导、专委会、政协委员“三个下沉”和协商议事平台界别、苏木乡镇、街道社区“三个覆盖”,进一步打通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最后一公里”。

完善制度机制 全过程规范协商

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指出,通过制度运行、民主程序和有效工作,让协商过程真正体现平等、保证有序、饱含真诚。

政协协商向基层延伸工作,是一项无固定模式、需探索创新的全新工作。如何确保“协有形式、商有质量,协有内容、商有结果,协有机制、商有成效”,市政协在该项工作启动之初,组织相关人员围绕这一主题深入基层开展调研,多次商讨谋划,反复修改审定,探索形成了“1234”工作模式,即:由党委确定1个协商议题;议事前做好走访调研、提出建议2项准备工作;组织政协委员、党代表、人大代表、群众代表、利益相关方代表等至少3类不同对象参加议事协商;协商议事4及时(议事议题及时反馈确认、议事结果及时公开公示、议事成效及时反馈跟踪、议事成果及时评估总结),设计了集议题确定、商前调研、协商议事、成果转化、效果评价等一系列闭环工作流程,使活动更规范、操作实施更严谨、成果落实更有效。

走进达拉特旗平原街道锦园社区政协协商议事室,议事规则、议事流程等标示标牌整齐划一、全部上墙,议题清单、议事台账整体统一、摆放有序。“基层协商工作开展以来,在市旗两级政协的指导下,结合社区实际,不断完善制度机制,很快熟悉了业务,掌握了方法,工作开展的非常顺利。”锦园社区党总支书记王毛介绍,经常组织政协委员和利益相关方参与协商议事活动,与老百姓面对面交谈、心贴心交流,一起协调关系、理顺情绪、化解矛盾,得到了老百姓的高度认可。

在协商议事内容确定上,坚持“什么范围的事情,就在什么范围内协商”,形成了“五议五不议”协商议事基本原则,通过党政点题、群众出题、委员荐题、社会征题等方式,聚焦党委和政府重点工作部署的落实、事关本地建设发展和社会治理的重大问题、涉及基层企事业单位群众权益的政策制定调整、群众反映强烈的民生问题和实际困难以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所涉及的其他有关内容,选择切口小、立意高、准而精、关联广的议题开展基层协商议事活动。在协商形式确定上,坚持方便群众和兼顾更多利益方为原则,采用会议协商、书面协商、网络协商等灵活多样形式进行协商,协商中多请群众说、多让大家议,最大限度形成广泛共识,同时做好对持不同意见群众的解疑释惑、理顺情绪、化解矛盾、增进共识等工作。在协商渠道上,建立分层联动协商机制,实现市、旗、乡、村四级联动互通,议题既可以提请上交,也可以指定下放,苏木乡镇、街道层级协商不了的,可以上交旗区或市级层面协商;无需苏木乡镇、街道层级协商的,可以放在嘎查村、社区层面协商。协商形成共识后,及时汇总整理协商意见和建议,形成协商成果,经公开公示后报苏木乡镇(街道)党(工)委和旗区政协推动落实。

目前,“谁来协商、在哪协商、协商什么、怎么协商、协商成果如何转化”的基层协商议事体系已基本形成,并步入常态化运行态势。

“政协搭好了台子,支好了架子,我们开展工作就有了抓手。”鄂托克旗乌兰镇帅丰社区党支部副书记陈曦说,从收集议题到成效评估再到结果跟踪落实,环环相扣、闭环管理,形成了高效便捷的协商链条。

促进成果转化 全面提升治理效能

和羹之美,在于合异。协商之要,在于为民。

“社区有了政协协商议事会,我们协商议事时底气足了、力量强了、办法也多了,解决了不少难题,真正为群众措办了一些实事,取得了良好成效。”鄂托克旗乌兰镇都斯图社区总支部书记刘桂梅称赞道。

都斯图社区凯荣小区属于乌兰镇的老旧小区,电力设施老化严重,存在着引发火灾的危险,因居民、电力、住建等部门就“两共基金”使用无法达成共识,这一问题一直得不到妥善解决。

2020年,鄂托克旗被市政协选定为基层协商民主建设试点后,都斯图社区及早入手,抓住这一契机,迅速建立协商议事平台、成立协商议事会并规范开展协商议事活动。

“小区电力设施改造”是凯荣小区居民抛给协商议事会的第一考题。经社区党支部审定后,都斯图社将这一协商议题列为“头号工程”,刘桂梅协调组织居民代表、辖区政协委员和电力、房管住建等部门负责人多次进行实地调研,经多次反复研究协商后达成了共识,由房管等部门共同承担楼体外改造项目经费,居民只需承担楼道内改造费用,户均几百元。

这些议题虽切口较小,但关联度广、针对性强,与群众生产生活紧密相关。“以前这些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化解,经常有居民在微信群里吵架、发牢骚。”刘桂梅说,基层协商议事开展后,一方面可以组织大家坐在一起反复商量寻求解决办法,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政协委员提案和政协组织来协调解决,当初这些难题现在都能迎刃而解,赢得了群众一致好评。

在乌兰图克嘎查,一件关于草牧场流转承包的纠纷问题,十多年来通过司法调解、信访渠道等均未妥善解决,影响了部分农牧户确权办证。协商议事会成立后,将这一问题确定为协商议题,组织嘎查“两委”和监督委员成员、牧民代表、法律援助以及利益相关方代表进行了实地调研并开展面对面协商。经多次反复的沟通交流,最终双方达成协议,报镇党委进行确认且公示无异议,彻底解决了这一“老大难”问题。

康巴什区以解决基层实际问题为最终,结合各街道自身特点,打造了“多层次”协商成果转化机制。一般性问题,发挥街道主体作用,议事会成员宣传带动引导、监督落实;群众重点反映的问题,街道政协工作联络组组织委员深入现场,跟踪落实;群众反映的热点难点问题,区政协会同区委、政府及相关部门,通过视察、调研、座谈、走访等方式着力凝聚共识,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促进协商成果的转化。在协商成果运用方面,对于形成广泛共识的议题,将协商成果报请同级党组织研究确定后实施,办理落实情况及时向相关方面反馈,并在协商议事会上通报,接受群众检验。

像都斯图社区、乌兰图克社区这样的协商议事工作目前在全市各地陆续开展,像康巴什区这样的跟踪落实机制在全市各个协商议事平台都已实现,一批涉及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接、农村占地和草牧场纠风、小区人居环境整治、老旧小区提升改造、小区物业规范化管理、公共文化场所建设等方面内容的群众急难愁盼问题得到了有效协商解决,实现了运用政协协商思维和群众自治方式办好群众身边的事情,达到了“民事民提、民事民议、民事民决、民事民办”的基层社会治理效果。

方向清、目标明,才能行动敏。计划到2021年底,鄂尔多斯全市各苏木乡镇、街道都将建立基层协商民主议事平台,经过3年的努力,延伸到所有嘎查村、社区,基本形成协商主体多元、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程序规范、制度健全、成效显著的基层协商民主新格局。

平台在一线搭建、问题在一线协商、共识在一线凝聚……鄂尔多斯市政协探索形成的“遇事商量”基层治理新实践,让委员履职更接地气、政协协商更增底气、团结民主更聚人气,让群众切身感受到了“委员离我们很近,政协就在身边”,正在引领带动全市上下形成多元共治的基层治理新格局。